ィザャのiphone

老师真的是一类太容易给予我伤害的人了
我老是特别尊重他们,听他们说要多答疑也总是想要尝试跟他们沟通,想和别人一样能和气没有压力的和他们亲近沟通。
但是总有一两个老师,我明确的知道他们不是针对我,也知道如果我去问问题他们一定会耐心的回答我。他们是好的老师。
但是在楼道里遇到的时候对我的问好爱答不理,在对视之后把头把眼神别开,微信里问题的时候语气疲惫不耐烦。可能就是他们对谁都会有的一个回应,但我总会认为他们在拒绝我。
我总觉得我不会掌握和老师之间的距离,要么太生疏,要么太随便显得不尊重,并且认为这个问题不只存在于与老师的沟通之中。而且总在担心别人对我性格的夸奖只是他们的客套话,我的说话做事已经让他们不喜欢...

从生下来到现在唯二的两个让我感到'讨厌'的同龄人,经过我的对比思考,与我有绝妙的极大的相似性——他们拥有的让我讨厌的特质我全都有。
大概区别只在于我感到了我会讨厌这些特质所以刻意把自己的压制了下去,而他们完全的表现了出来。
结果是我不仅变得不伦不类,还变得自我厌恶。

就在我慢慢的慢慢的拖更中,我变成了一名高三学生。心痛到窒息。
大概一个月之前写了大纲,结果sxj一闹,泥鳅开始奔外使劲儿了,开始反抗了,我就对我一开始写的人设表示怀疑了。
等到今年北京放第一次雾霾假的时候更文吧...我憋一憋看看能不能一发完结。如果北京今年雾霾依旧严重到要放假的话...

【完结】嘎尾

severine-patrice:

Cain -:



【嘎尾】[升旗不如炒饭]⓪
 设定:酒吧歌手/混混

好暖和。
一束光从半掩的玻璃窗照进屋内,灰蒙蒙的家具即使擦到一尘不染也略显古旧。
床的人毫无顾忌的舒展着身体,裸露在外面的部分让光柱覆盖,透明起来。
被窝好像都变得更加柔软。

“呜……哈阿!”
大张伟轻微动一下,抬起手挠了挠被头发扎的痒痒的脸,又伸到被子里偷偷给某个不能明说的地方止了痒。

哼唧半天才从“死都愿意死在这儿”上爬起来,半闭着因“某事”流泪晚睡而肿起的死鱼眼,跳下床,晃悠到厨房从冰箱取出一瓶矿泉水,一口气喝下大半。

“操…爽!”
大张伟打了个冷战,冰水顺着口...

刚刚与小指甲盖大小的带壳飞虫同床共枕的经历够我自杀十次了。
更恶心的是在我下床把它扔掉时光脚差点就踩到另一只长1cm不太可怕但是也很恶心的的飞虫。
当场疯了。

baby entertainment...
真的很喜欢...

也算是一个忠于自我的完美人生了

卧槽......
我今天才知道迅雷种子下一半不动了可以把.xltd改成.avi直接看下完的部分......
妈的..

我的唯一一个待在一起觉得舒服、有什么事可以激动的告诉她、有什么安利可以不顾忌的安利给她的朋友,是在我认识她三年半以后、在我们不在同一个班不在同一个学校、不常联系后才开始依赖她信任她的。
所以只有有了距离感之后我才能分清楚我到底能不能长久的依赖一个人。
距离一远就有巨大隔阂的人,一想到我曾经竟然还告诉过ta某些所谓'真心话',我真是能后悔到自杀了。

#嘎尾文# 无标题双向暗恋

嘎尾啊嘎尾。
何时才能铜矿。
最近看逐月之月实在太爱双向暗恋...
甜甜甜

嘎尾 双向暗恋

1.
王嘉尔's part

我们班是个特长生班,我是练击剑的,我同桌是唱歌的。
他从来没上过体育课也没参加过体育活动,放学之后找他打球他也跑去乐队排练,我一直以为他有什么病所以免体,直到现在这一瞬间......

“张伟哥!你没事吧!”
我看见他被自己的吉他包和巨大的书包压倒在地上,还以为他犯病晕倒了。
所以我边喊着他边跑过去,怕他出了什么事。
“你没事吧!要不要叫救护车啊!”我朝他喊。
“叫什么救护车我不就摔了一跤嘛!”他把面朝大地的脸往我这边歪了歪,大喊大叫。看清了面前的人是我之后突然又把脸转了回去,然后一言不发。

“哥?”
“...

© 折原武佐MUSA | Powered by LOFTER